离馅八千里

【老梗】真·熊家

star太太画的Q版诺多精和小动物萌坏了我……忍不住渣了个稀碎的小段子。

假设熊家是真的可以变成熊,就跟暮光之城里的狼人差不多,不过请不要脑补成比翁23333(我真的是写完才想起比翁的……真的很像,妈耶)

私设芬熊还很小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异样,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父母,就离家出走到外面生活,结婚生娃。费费当时也不在爹身边,所以并没有见过芬熊。FF是认识一段时间之后才认的亲,当然两家崽也从来不知道彼此的存在。【我知道这里面槽点太多,请无视吧……】

这个脑洞往大了想也可以拓展开,比如变成熊之后战斗力更上一个level,可以与座狼一战的那种,等于给诺多精开了个外挂,大家齐心协力打蘑菇什么的。【不过我是真的写不下去了,笑哭】

cp:梅熊梅,FF,三白,宅牙

_(:з」∠)__(:з」∠)__(:з」∠)__(:з」∠)__(:з」∠)__(:з」∠)__(:з」∠)__(:з」∠)__(:з」∠)__


梅斯罗斯在成年礼的那天晚上捡回来一只冻僵的黑熊崽。

小熊不怕生,滴溜溜转着两只玻璃扣子似的眼睛打量着周围的每一个人,自从在火炉边暖和过来后,它的精力简直旺盛得不可思议,要不是梅斯罗斯紧紧抱着,费诺毫不怀疑这小东西会一爪子挠烂他亲手打造的家具。

然而目前来看,这样的担忧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小熊显然更喜欢把它的爪子缠在梅斯罗斯的发辫上,并毫无章法地试图“撕”开——早晨侍女们花了两三个时辰才精心将那铜红色的漂亮卷发盘成繁复而优雅的式样,可怜的姑娘们看到这个场景肯定会痛心得晕过去。

头发的主人倒是满不在乎地微笑着,只有在熊崽没轻没重地拽疼他时才会象征性地掐一下圆圆的熊耳朵以示惩罚,每当他这样做时,小熊就会立刻松开爪子,用湿润的鼻子轻轻拱一拱那绺惨遭蹂躏的红发,讨好地叫上两声。

“它刚才说什么,Turco?”梅斯罗斯饶有兴致地抬头问道。

自从跨进家门已经被无视许久的凯勒巩送了他一个白眼:“哦,原来你知道我回来了啊。还问我干啥,我看你就算听不懂熊语,也能跟它玩得很好嘛。”

“或许它想让我们送它回家呢。”

“又或许它只是想喝奶。”库茹芬一脸“真受不了”地睥睨着他大哥这副慈母般的神情,“Nelyo,你逗它玩了这么久好像还没喂过什么东西呢,瞧它马上就要啃你的头发——嗯,已经在啃了。”

“你对这只熊可比对那俩小家伙有耐心多了。”卡兰希尔用并不同情的目光望着摇篮里还在你一声我一声比赛着干嚎的两个小红毛。

“我怎么觉得你不太想送它回家呢,Nelyo。”梅格洛尔一针见血,“不过我提前声明,如果你真的想养它,就得保证它离我的房间远一点。我的新琴还没有做好,我可不想某天回来发现琴弦已经进了熊肚子,喔,你应该也不想吧。”



黑熊

梅斯罗斯渐渐发现,熊崽似乎对他那能梳成各种发式的红卷发尤为着迷,而舔着自己短短的黑毛时总是露出类似自惭形秽的沮丧模样,梅斯罗斯为了哄它开心,就找了几根金丝系在它的圆耳朵上作为装饰。

Fingon变成人形后一直保持着将金丝掺进黑发里编成辫子的习惯,也正因如此,梅斯罗斯后来一眼就认出了他。


棕熊

“我到现在也无法接受一头熊居然是我的弟弟。”

“谢谢,知道这个事实的我也不比您开心多少。而且我再强调一次,熊只是我的另一个形体,我的血统和您一样,都隶属于灵长类。”

“你只有一半的血和我一样,畜牲。”

“为您的安全着想,最好不要骑在我背上说这种话,好吗,尊敬的兄长?”

“……”


白熊1号

尽管雅瑞希尔后来一再表示自己对他是一见钟情,凯勒巩仍然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

拉倒吧,你见过哪个女孩——或者女熊——会把自己一见钟情的对象不由分说一头撞倒在地还试图伸爪子挠脸的。要不是胡安护主及时,他这张绝世英俊的精致面孔早就破相了。

“你走近了两步就突然冒出一句‘哦,原来是位女士’,你说我怎么想?”他的姑娘愤愤地红着脸争辩,“我那时候怎么知道你能听懂我说话啊?!”


白熊2号

第一家族的精灵们看到芬罗德跟那头高大的白熊嘻嘻哈哈滚成一团时,全都愣了。

那跟前几天见到梅斯罗斯就吼、见到凯勒巩就咬、见到费诺冷漠得就差从鼻子里哼出声的确定是同一只熊吗?

“Turvo很乖的呀,”芬罗德笑眯眯地使劲揉搓着雪毯一样的白毛,“你们不觉得他很像一大块糯米糕吗?”说着朝特刚的耳朵低下头。

费诺里安们瞪大眼睛,他们绝对没有看错,芬罗德刚才是真的一口咬下去了,而且是很大的一口。

然而特刚只是有些不满地“嗷”了一声,甩了甩脑袋。真的疼啊,他欲哭无泪地想,然后逆来顺受地趴下让那个作恶的金发精灵骑到自己背上。

仍在隐隐作痛的耳朵突然触到了一个湿软温暖的东西,本就不算深的牙印立刻得到了温柔的安抚。

面子都在这群混蛋面前丢光了。大白熊缩了缩脖子,红着熊脸嗔怪地想。





评论(22)

热度(39)